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

当前页面:首页 > 生活 > 文化 > 新闻列表

书法家、剧作家 爱新觉罗恒鉞(又名:毓鉞)

来源:商界周刊BUSSINESS.ZK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13 12:30:23   作者:露露

图片1.jpg

 

 

7月份在北京喜剧院上演的《戏台》一亮相便赢得碰头彩,9月中下旬第二次演出即将开始。

这部戏,除了陈佩斯在该剧中分寸拿捏严丝合缝,杨立新又是话剧又是京剧彩唱不藏活的表演之外,这样一部结构严谨、立意高远,且对旧时戏班掌故信手拈来以及充满人生鲜活体验的好剧本,也引起观众对编剧毓钺的好奇。趁着《戏台》首演,北京晨报记者冒雨在段祺瑞府内的一家咖啡厅见到了毓钺。跟多数爱新觉罗家族人至今恪守祖训不许当官、不许经商一样,身为恭亲王嫡系第五代后裔的名编剧毓钺生性散淡,也乐得当着闲散王爷,其写剧本的本职工作也只是情之所至。 

  骂人是最低层次的创作 

  北京喜剧院《戏台》首演的第二天一早,记者冒雨在段祺瑞府内的一家咖啡厅见到了毓钺。首先是毓钺先生的身份引起记者的好奇,他是恭亲王嫡系第五代后裔,原名爱新觉罗恒钺。早些年,曾以编写京剧陈少云主演的《宰相刘罗锅》(第二本)、迟小秋主演的京剧《胡笳》,谭宗尧主演的话剧《官兵拿贼》以及徐铮主演的电视剧《李卫当官》、《李卫辞官》,在编剧圈颇为著名,但毓钺先生生性散淡,平时爱好开车出去钓钓鱼看看美剧,健身就是游泳走路,将写剧本的本职没有当作任务打理,而是情之所至。这部喜剧《戏台》虽然落笔很快,但也是从十几年前的旧作中激发灵感有备而来。 

关于《戏台》里名角抽大烟的情节观众并不陌生,剧中调侃大帅看戏摸不着门路,戏班班主为了完成政治任务,让送包子的伙计赶鸭子上架登台的情节更易让人产生联想,说起这些影射,毓钺说:好多京剧演员刚一出名就抽大烟,最后结局很惨,这好像是戏班里的一个魔咒。而骂人影射,我认为是写作里最低的一个层次,我早过了年轻不吐不快的年龄,更不是那种泡汤编剧,那样的层次太浅了。在此之上,还应该有讽刺、哲理、人生况味,还有寓言等很多层次。” 

图片3.jpg 

  琴棋书画是家庭必修课 

  毓钺的父亲毓峘继明6岁时就被赶出了生养他的恭王府,毓钺小时候生长在东单的小院里,虽然家族已经不似往昔辉煌,但吃穿用度还都是内务府的皇族专供,当然琴棋书画的家传也是必不可少。 

  毓钺自言不会认字就开始练字,因此,他的书法即便是在书画高手如林的爱新觉罗家族里,也算是佼佼者。此次演出的戏台二字正是由他亲手写就。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,对古典诗词自然会更感兴趣,虽然《红楼梦》我只看过一遍,但至今都对里面的诗词语句非常熟悉,这些都不用教。而我对文学如饥似渴的时候,正好赶上文革,那时候只好爬进图书馆的窗户去偷书看。” 

  说起现在家中还有什么值钱宝贝时,毓钺摇头说,真没有,我看他们搞收藏都觉得挺逗,什么个劳什子都当宝贝抱家去。小时候毓钺都是拿珊瑚顶子当弹球玩,主子不可能没事就去翻腾自家存了什么宝贝,两尺高的官窑花瓶被我不小心摔碎了,我父亲也不急不恼,就叨咕一句挺好看,怪可惜了的,就让下人再拿一个新的来。宝贝有多少,在哪儿收着,这些事都是下人管着,所以后来从王府出来的40多个奴才据说后来都成了大地主。 

  黄金80年代走上创作路 

  文革中,毓钺凭借自己拉胡琴的特长考上总政话剧团,成为一名文艺兵,也正是在总政话剧《万水千山》中认识了陈佩斯,分别饰演匪兵甲匪兵乙,复员之后毓钺进了当时热门的粮油外贸总公司,刚去就往家扛粮食发枣把我妈高兴坏了,但实在坐不惯机关的他很快还是找机会调到《剧本》月刊,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,我就像一块干海绵掉进水里,那会儿我的领导是曹禺、夏衍,每天的生活都是和张抗抗、刘心武这些作家讨论文学,骑车去看画展、听音乐会,那会儿是发自内心的喜欢,人处在一个亢奋状态。” 

  也正是因为那会儿的积累,当过演员从小熟悉舞台,博览群书的毓钺走上影视剧创作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,那会人家问契诃夫,你不是什么都能写吗?他正脱外套就说以外套为题吧,后来契诃夫就写了这么个戏。完成艺术积淀,又有了生活积累,创作对于毓钺来说根本不是难事,谓之水到渠成。 

  记者手记 

  他出口便是掌故 

  在爱新觉罗这个家族里,大概每一个人都是一部生动的历史,尤其是经历过文革、改革开放的爱新觉罗氏后裔,他们的人生大起大落,从荣华富贵到被批判打倒,再到自力更生的平头百姓。现在多数爱新觉罗家族的人们还恪守着他们不许当官、不许经商的祖训,所以大都从事着文化艺术教育等相关工作,当着闲散王爷。没有了优厚的福利待遇之后,他们依然保持着优雅的生活仪态,淡如止水的生活态度,吃过看过、玩出自己的精彩。而采访毓钺的镜头也就定格在下雨的天气里,他拿着一只烟斗喝着一杯咖啡,出口便是掌故旧事的样子。

 

 

标签: 
[e:loop={25,4,0,1}]